玖個芝士漢堡救世界

我屈服了,撸作业去了,真的


"I give you universal gleem"


(背景图来自陈以侃老师关于普尔曼老师滴微博)


- 捂心口闪闪发光大宝贝:Grace✨

我拍照真的太丑了对不起…

(是的下面垫着的是我还没读完的作业…)

明明不会拍照,还是疯狂拍了一堆!!!lof丢十张上来。

我可能是拿到的最晚的一波了,收到的时候沉沉的,打开之后真的感动到不行。(又塞了小礼物,我爆哭)这是Grace第一个个人本,有幸见证这个过程,真的太幸运!!

认识Grace是我最幸运的事情之一了,谢谢你带来的所有温柔和每一份惊喜!!!!!

真的真的真的非常感谢遇见你和你的文字,也感谢德哈,感谢最好的夏日。

因特网的神奇,与Grace相识,你在我心里早已是久久未见的重要友人。

语无伦次,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有很多想说的,但是感谢与期望岁月绵远,我们可以一同度过更多...

我发现我对一些大佬们的喜欢真的是建立在不用写他们文学作品的分析paper上的。对不起,此刻我深层次感觉自己是个虚伪的家伙。


“ 那个时候,我们经常失眠,整夜整夜不睡觉,最后干脆抛弃睡眠,轻手轻脚走过走廊,蹑手蹑脚走下楼梯,打开公寓大门,到河边去散步。

有时候碰上下雨,我们就到走廊上去。我站着抽烟,她坐在我脚边,靠着栏杆看一本叫做《与 月 亮 偷 情》的卷起了毛边的书。

我抖落烟灰的时候,她会抬起头看我。

那双眼睛里藏着月亮,藏着萨尔茨堡枯死的树枝,藏着群山,藏着我们白天喝的乱七八糟的酒,藏着我们绕着河边溜达时碰到的一只秃毛狗,藏着我,藏着麦克斯,藏着安娜,藏着杰米,藏着她的妈妈的黑白相片,藏着她掉了牙的祖母,藏着她的酒鬼老爸,藏着一堆堆黑色垃圾袋。

然后她会张开那双没有什么血色的嘴唇,一双疲惫而温柔的眼...

粗糙地拿吃的几对CP来练习拉镜…

唉………………………………对不起你们,下半年好好做人

德哈 | 我的邻居是个Killer (1)

- 杀手AU

- 狗血预警,与现实严重不符,没有逻辑

summary:凌晨五点,我的公寓对面搬来了一个新房客,我怀疑他杀了人。



===

#137室#

 

我叫哈利·波特,25岁,是个从小就不知道我爸妈是谁、在福利院过完了童年、靠着救济渡过青春期、从大学毕业(感谢福利机构的邓布利多先生,我成功进入了大学)之后就没有投入社会工作的无业游民。

 

不过不要认为如我一般没有丰厚的家底、足够的社会地位、好到爆表的运气的常年无业游民都是穿着一年如一日的堆积着污渍的衣服、头发里估计有一整个虱子家族、脸上带着落魄与无奈的...

😎支持自家babeeeeee!!!我爱夏天!!!(跑题)

Grace粽子:

【本宣】《Olivine》预售信息

预售时间:8.3晚上8:00~8.18

预售地址:点我点我点我(可提前加入购物车!)

>>>抽此条博客收到的红心/蓝手/评论区中的两位天使分别送:前5名火漆手写信*1/HP周边<<<

发货时间预售结束后一个月内

定价:大全套标配88r(本子*1+画册*1+彩色明信片*5+书签*1),画册13r和明信片5r支持加购。

特典赠送:

①前150份全套可额外获得作者签名卡/书签1份+特典透卡2张(W-Tail绘),...

德哈 | 一切都会好起来

- 普通人AU

- (上世纪八十年代左右敏感时期的)男性们打架后现场谈人生

*

在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拳头已经狠狠砸上了我的鼻子,几乎是瞬间,腥热的液体就从鼻腔内喷涌而出,顺着我的嘴唇往下淌,我的眼角泛出生理性的泪水,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往后踉跄了一下。

我觉得我的鼻梁骨肯定已经断掉了。我用右手捂着鼻子,脑袋还有些昏昏沉沉的,鼻血又顺着我的手掌往下落,我可以肯定我的衬衫已经毁了,我的新衬衫,妈的。

“你满意了?”

因为鼻子受伤的原因,我的语气听上去瓮声瓮气的,像是被闷死在被子里。

意识到这一点,我心里的怒火烧得更旺,杂糅着难以忽视的委屈,复杂的情绪像是海水一样将我淹没,我闻到...

CA | 成为教父(1)

· GOOD OMENS 真的是太棒的作品!


· 正在啃原著,有错误和ooc的地方十分抱歉


summary:亚次拉斐尔觉得他们两个应该履行做亚当·扬的教父的职责。




“皇后摆在这儿,对……不不,你看,马应该在这里……”


克鲁利蹲在地上,和那头现今没有半点儿地狱犬自觉的、名为“狗”的狗大眼瞪小眼。狗看着他,歪了歪头,做出一个所有住在塔德菲尔德的女性见了都会不自禁地发出“oh so cute”语句的乖狗狗动作,对此克鲁利挑了挑眉,指着对方的狗鼻子无声道:“bad stupid boy”,等等...

铁虫 | 再会,蜘蛛侠

· 终极蜘蛛侠里的铁人×虫哥

· 嗯......有些漫画里的地方可能记不太清楚了,回头会去重温,如果有错误万分抱歉

· 行文十分奇怪,谨以此文表达对铁虫二人的喜爱



熟悉的痛感是在他攀上天台醒酒时候猛然到来的,尽管已经与这位老友作伴多年,他还是难以忍受地开始猛烈地咳嗽起来。胃部在翻滚,病症细胞像一把深入他内脏的尖刀,绞痛使他的背部开始冒出冷汗。他咳得弯下了腰,握在栏杆上的手背青筋暴起。

而那家伙就是那时候出现的。伴随着他的痛感而来。

“嘿,你还好吧?”

托尼止住咳嗽,抬眼看了看对方的脸,年轻的、...

铁虫 | Sugar

准备删了,转来存一下

超載芝士:

· 大学生铁和虫:3

· 虫参照MCU:3

· 虫已获蜘蛛能力٩꒰▽꒱۶

· 很奇怪的行文,如有不适非常抱歉,只是表达对铁虫的爱意

· sugar是好几年前听的,最近刚好听见突然很怀念



彼得站在电梯门口,等待着电梯的提示音,他按亮手机屏幕看了眼时间,下午二点五十分,很好,他已经迟到整整四十分钟。

早知昨晚不熬夜修复破损的战衣了,见鬼的。彼得有些懊恼地想。

今天早上八点钟他才睡下,谁想睁开眼时竟已上课好久。...

© 玖個芝士漢堡救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